王佛生:年轻的传承,有源的创新

    添加时间:2012-2-28 11:18:01
  •   我三年来对《艺术镜报》非常关注。首先祝贺《艺术镜报》三岁而立。我看《艺术镜报》的书画展览,看到有一幅题字,叫做“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可见这个“三”的重要,《艺术镜报》走到这么重要的时刻,离不开开创《艺术镜报》敢想敢为的年轻人,我们年轻人实际上是无私无畏。我感觉《艺术镜报》敢于用“传承与担当”的名字作为这群年轻人对社会承担的责任,对中华艺术的传承承担一种责任,这种精神值得我们敬佩。同样,我们感到后生可畏。
      
      一、文化的传承媒介的东西方区别
      
      六中全会提出,要把我们的文化事业发展起来。文化事业里面非常重要的方面是如何对中国的书法和绘画的传承与创新问题。我认为《艺术镜报》正是从这个角度担当了一个先锋的作用。中华民族之所以能走到今天,我们有两个载体:一是语言,二是绘画。这两个载体作为传承的媒介,作为传统的承载物,把中华民族的精神传到了今天。
      
      对比西方绘画,西方绘画的载体有绘画也有文字,但是它的文字出现中断了,西方绘画的整个的历史从雕塑到绘画基本上是以描写宗教、圣经传下来。我个人觉得,文字的传输是一个高的层面,图片的传输是一个广的层面,我们很多人不一定读过很多书,但是看到很多图象知道这里面表现的精神。在中国最明显的是敦煌,我到那里之后,感觉到那里是宣传佛教,佛在造福人类中的过程,让人们感觉到精神;我们到西藏去,看到好多西藏的老人特别是摇经鼓,后来我们才知道这个摇桶里面放经文,你不是不认识字吗?你转就可以转经,这样你的心里就有佛,所以你就升华了。
      
      二、传统绘画、书法的嬗变
      
      我们从绘画和书法的角度来看,绘画艺术是通过画面表现精神,传达感受,释放情感,从绘画的文字记载来说,从汉朝的时候开始有明确的文字记载,到现在走了两千多年,一直走到今天没有中断,这是中华民族所特有的。今天写篆书,是先秦文化的一个部分,我们现在文字的记载,包括文言文,我们的中学生,简单的文言文是能读懂的。而我到英国去,很多学者对莎士比亚年代三百多年的历史文章的表述跟现在的表述发生很大了变化。今天,辛亥革命走过了一百周年,我们的旗帜是用新的文化理念,我们走过来以后感觉到,我们又要重新思考绘画和书法以及我们古典文学的一些表现方式,我认为《艺术镜报》在这个时候提出“传承”的概念恰恰又是三岁的时候提出来,再一次强调话语的分量,体现了传承对我们当今的重要性。

      三、传承与创新的两点体会
      
      今天,《艺术镜报》三岁的时候,大家能聚在一起谈传统,谈艺术,我认为是一个非常好的事情。我谈两点感觉:第一,中国的文化艺术最突出表现的是书法、绘画、雕塑,我们中国人是最早的创新者,我们从青铜器上的图案,发现了我们民族早早就有表现主义的东西在出现。如果说我们远古在石头上的壁画还是启蒙阶段,到了青铜器阶段以后,明确我们是有意识把一些图腾的东西用规范的图案表示出来。经过汉代、唐代、宋元以后,绘画的兴起,从宋朝的写实到元朝的写意,从明清到现在色彩的运用,都是按照这个脉搏走下来。我们把中国传统文化的底线,这个走势连起来,就会发现,我们是在这个主线上运行,这是时代的必然,不能跳出底线,把自己游离于中国传统之外。
      
      第二,我们在表现方法上,不仅仅是书法,也不仅仅是绘画,西方一百年来艺术对我们的冲击,我们感受到雕塑艺术,感觉一些油画色彩带来的冲击力,还有展厅的效果等等,我们想要变化,想要创新,不能总是守着老祖宗的传统,为什么我们在明朝的绘画虽然出了董其昌,虽然出了那么多大家,但是我们总是感觉不足,这个原因是过分依赖于传统继承。到了清朝中后期以后,创新给书画的带来一个很大崭新的局面,使得有了今天大的发展。因此,我们应该在这个主线上有所创新,但这个创新是有源的,必须是有本的,否则我们这个创新会产生偏颇。我想艺术是百花齐放的,艺术也应该是百家争鸣,不管艺术千变万化的表现,只不过是方式上的表现,在艺术的内涵上,在艺术的发展的新的变化上,在主线上有所发展,有所前进。
      
      最后,我祝愿《艺术镜报》三岁而立。十岁而“惑”。将来走到“知天命”、“耳顺”、“随心所欲”的时候指日可待。再次祝贺。谢谢。

  • 华拓
    国画作品
    协商

     

  • 李毅
    国画
    协商

     

  • 李毅
    国画作品
    协商

     

  • 李毅
    国画
    协商

     

  • 李毅
    国画作品
    协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