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南田画跋》见品画之要

    添加时间:2012-2-28 11:34:54
  •   《南田画跋》,一部由后人编录的恽南田题画语要,语言极其简练而意味却幽而深远,可以用字字珠玑来形容她。恽南田论画并没有专门的理论著作传世,后人所见到的只是散落在他绘画上的题跋,而恽南田的绘画思想则主要体现在他的画跋里。《南田画跋》最早成书于清道光年间,主要有两个版本。其一是蒋生沐根据康熙五十六年撞令舆、徐永宣选刊的《南田诗钞》五卷赠编成《瓯香馆集》,后附画跋三卷,共收录恽南田题跋300多条,题跋是从各家收藏墨迹及石刻上搜集而来,并无分类整理。其二是道光二十一年叶钟进编成的《南田画跋》。现代所出版的大多是以这两种版本为参考编订的。《南田画跋》是研究恽南田的一面镜子,从中可见恽南田关于对绘画的认识、笔墨的追求、立意造境的方法及画评等,是一部研究恽南田绘画思想的最佳著作。近读此书,偶然有点感想,特别是对他的品画观点更是极为赞同,由此便不觉随手写了出来。
      
      古人学习前人绘画,不单单是通过临摹笔墨、研习经营之法,更多的是去品味、去研读,去感受那种留于画面上的气息,去徜徉那种精神韵味所给予的充实。至于如何去品读,就让我们看看南田先生是怎样说的吧。

      “凡观名迹,先论神气。以神气辨时代,审源流,考先匠。”所谓“神”者,“韵”也。南朝谢赫六法之中第一法就是“气韵生动”,自此之后人们就把“气韵生动”看作是品评中国画的最高标准。显然恽南田看到了这一点。赵孟頫有言;“作画贵有古意,若无古意,虽工无益”我想这其中所说的“古意”应该就是先人所留下来的一种内在的韵味、精神。如果没有这种精神作为依托,即使是用再好的技法去描绘画面也是于事无补,最多也就是“能品”的层次,难登大雅之堂。所以说也就“虽工无益”了。这里既然说到中国画的品评,那么在这里也就捎带着说一下吧,古人把中国画的品评最终分为四等,即逸、神、妙、能四品,“逸品”超乎技艺之外,可遇而不可求,所以后世论画依然是以“神品”为上的。
      
      由此可见恽南田的这种观画先论“神气”的说法对于当时重临摹、重古人面貌的风气来说,无疑就是一种浊世间吹来的一股清气,让人感觉到一丝清新和凉爽。这使我不自主的想到了当今绘画,觉得似乎也缺乏那么一点清气吧,在这个注重浓、大、黑、密的时代,我们是否也该让我们的眼睛喘一下气呢?如今多有观画不论神气,只重个性怪诞,出言就是大展,扬名就是奖项者,不知其对绘画的评定标准从何而来?导致现在“大师”随处可见,名家遍地遍地都是。思之令人发狂了!每一个时代都有自己的神韵特色,那我们的神韵特色是什么呢?怎样才能让后人以“神气辨时代”?是大而黑?还是浓而密?源流何在?让后代又如何去考证我们的“源流”?那恐怕就不得而知了。
      
      亦或是“神气”之说不能令人理解?那么我们的南田先生不辞劳苦,又提出了更为具象的品画方法,不妨我们再来观之一二。于是南田又言:“古人之妙在笔不到处,然但于不到处求之,古人之妙又未必在是也”我们现在大言注重传统,人人皆言传统如何之好如何之妙。然则传统何在?我想真正的传统应不单单是指技法而言吧。他应该是既包括形而下的技法,又含有形而上的精神,标准双重所在,且认为这种精神标准才是重中之重。“古人之妙在笔不到处”,一语点醒梦中人的说法,这与我们古代先贤讲“虚实”“黑白”之要不是不谋而合么?中国画讲究留白,讲究以少少许胜多多许,讲究在无笔处下功夫,所谓“计白当黑”是也!也就是恽南田说的“妙在笔不到处”了。黄宾虹先生可以说是这个理论最好的实践者之一了吧,其黑白虚实的处理功夫令人望而生叹,其笔墨功夫更是让人敬仰,这与他身后的修养学识和几十年的笔墨训练是分不开的,是不可能一蹴而就的。今人有不重内修而单玩儿形式的,出言便是“创新”,便是“黄宾虹”第二,如此听来岂不可笑?但偏偏是这样的却常是大展的常客,评画之人自己是否明了“品评之理”?令人笑狂!在现在以名列为主导的社会里我想我们还是要尊重一下自己内心的灵魂吧!莫使后人害眼为好。所谓上行则下效,在此恳求某某某大人们,能否心体明净点呢......善哉!善哉!
      
      古人云;“言多必失”,不自觉肆无忌惮地发如此之多牢骚语,亦不免俗耳!既然如此,那还是看看恽老先生是怎么说的吧,“笔笔有天际真人想,一丝尘垢便无下笔处”。又非圣人,怎能无垢,那就让我们尽可能地“自净其意”吧。

  • 华拓
    国画作品
    协商

     

  • 李毅
    国画
    协商

     

  • 李毅
    国画作品
    协商

     

  • 李毅
    国画
    协商

     

  • 李毅
    国画作品
    协商